Sorry

M+ no longer supports this web browser.

M+ 不再支持此網頁瀏覽器。

M+ 不再支持此网页浏览器。

2018年5月31日 / Ellen Oredsson

M+藏品:行為藝術作品精選

Linda Montano與謝德慶的黑白合照。他們站在深色牆壁前,相距兩米,腰間以一條繩子繫在一起。Monsanto的肩上斜揹着錄音機,兩人同時直視鏡頭。

謝德慶與Linda Montano的《藝術/生活 一年行為表演1983–1984》。M+,香港,© 謝德慶及Linda Montano;M+,香港

繼在上一篇網誌文章簡介行為藝術和其在香港及亞洲的歷史,我們將在本文介紹M+藏品中的行為藝術作品。我們十分榮幸能收藏不少在亞洲以至世界各地開創先河的行為藝術作品,現在就來看看吧。

謝德慶

黑白照片中,一個男人坐在如同牢房的房間,被鐵條圍着。房內有洗手盆及狹小的床。男人坐在床上,雙手放在大腿上,身體向後靠在枕頭及牆上。

謝德慶的《一年行為表演1978–1979》。© 謝德慶;M+,香港

其中一位破格的行為藝術家就是來自台灣的謝德慶。他共有五部以一年為期的作品,全都收於M+藏品之內。在這些激烈的作品中,他往往挑戰身體極限,並須恪守嚴謹的規範。他為這個系列的首部作品《一年行為表演1978–1979(籠子)》建造了一個狹小的木籠,並在裏面生活了一年。那年,他與世隔絕,只有一位友人為他送上食物和衣服,以及幫他清理排泄物。他更請來律師為整個表演過程擔任公證人,確保他不會踏出籠子半步。

房間的灰牆上放了幾百張一排排的小照片;其中一面牆上有一小格的錄像投影,影像中的謝德慶站在藍色牆壁前。房間中央放了兩個玻璃展示箱。

謝德慶的《一年行為表演1980–1981》。© 謝德慶;M+,香港

他的第二部作品《一年行為表演1980–1981(打卡)》同樣歷時一年。那一年間,他每小時打卡一次,並拍下照片。而在另一部作品《藝術/生活 一年行為表演1983–1984 (繩子)》中,謝德慶以一根繩子把自己和美國行為藝術家Linda Montano繫在一起,歷時長達一年。他們無論走到哪裏,都要共處一室,但不能觸碰彼此。

對謝德慶來說,他的作品都在呼應「生命就是度過時間」這一主題──意味時間一天一天的消耗掉,直至某一終點。

Marina Abramović

兩張正方形的照片並列而排。兩張照片均由高空拍攝,看到山巒上有連綿的厚厚土黃色城牆,一個身穿紅衣的人在城牆上行走。照片下方有白色空間,上面以墨水筆畫有小畫作。左邊的圖畫畫了一個人,上方有一個不明物件釋出一些東西到該人身上。右邊的圖畫中,有一個人伸出舌頭,舌頭連着一條線,並與一條長長的蛇連在一起。

Marina Abramović的《The Lovers》(五之一及二)。© Marina Abramović;M+,香港

當代著名行為藝術家Marina Abramović深受謝德慶啟發,並稱他為「行為藝術大師」。生於塞爾維亞的Abramović在作品中亦多番探索身體的極限,以及演者和觀者之間的關係。

M+收藏了Abramović1988年的作品《The Lovers》,此作品與中國深有淵源,是在萬里長城上創作的。這部作品由她與當時一起生活與工作了很久的伴侶德國藝術家Ulay一同策劃,兩人打算從長城的兩端出發,一直走到中間會合。他們原定在長城中間相遇後結婚,不過在獲批進行這次創作前,兩人關係已開始惡化,於是這次長城中間的相遇,就成為他們分手告別的時刻。

兩張正方形的照片並列而排。左邊照片中的土黃色峭壁牆壁上,有一個在岩石上行走的人物剪影。右邊的照片顯示一片中綠色植物稀少的廣闊土地,土地中間的矮懸崖上站着一個人。照片下方的空白位置有墨水筆畫的小圖畫。左邊的小圖畫是兩顆五角星星,中間有一道紅色鋸齒線,旁邊有一些小圖圈,還寫有一行難以辨認的字。右邊的小圖畫是一個人形圖案,在頭部、胸部及和下體放射黑線。

Marina Abramović的《The Lovers》(五之三及四)。© Marina Abramović;M+,香港

兩人花了三十天在萬里長城行走,作品不但關乎Abramović和Ulay的關係,亦關乎Abramović對長城的經驗,以及長城所代表的悠長歷史。M+收藏了五張記載這部行為藝術作品的照片,Abramović在每張照片下面都加上一幅小畫作,演繹自己當刻的感受。

Rirkrit Tiravanija

一間大房間內,地面上鋪着巨大鋼板,上面有不少的白色小碗。碗的四周放着石油氣爐、金屬碟、木砧板和餐具。

Rirkrit Tiravanija的《Untitled 2001 (the magnificent seven, spaghetti western)》。© 2014 Rirkrit Tiravanija;M+,香港

泰國藝術家Rirkrit Tiravanija是有名的關係藝術家。關係藝術家建構社交場景,讓訪客透過互動和社交活動,共同創作。他的作品由一些社交空間或結構組成,讓人互相交流並建立人際關係。M+藏品裏就有他名為《Untitled 2001 (the magnificent seven, spaghetti western)》的作品,他在此作中為訪客烹煮泰式咖喱。這部作品透視出行為藝術的三個基本面向:共享空間、時間和經驗。作品實際上運用的材料有石油氣爐、鋼鍋、碟、叉、托盤、砧板和一份泰式湯食譜。

北京東村

照片中,一群赤裸的男人和女人,一個疊一個地俯臥於山上的乾草地。他們的臉龐被黑髮遮蓋,身體全部朝下。

張洹的《為無名山增高一米》。© 張洹;香港M+希克藏品(捐贈)

九十年代初,一群前衛藝術家在北京東郊的大山莊裏共同創作了一系列極具顛覆意味的行為藝術作品,並以照片和錄像記錄。這些演出以極端的肢體運用而聞名,在當時被視為非常激進的作品。他們透過表達個體經驗,質疑集體主義認同的概念,並以此回應1989年後的社會經濟變化。

M+藏品中有幾件北京東村行為藝術的紀錄,其中一件是1995年由段英梅及張洹等十位北京東村藝術家共同創作的《為無名山增高一米》:他們全身赤裸,相疊於北京郊外的妙峰山頂,試圖為山峰增高一米。

黑白照片中,桌上放了一個鍋子及其他煮食器具。一個人站在桌子後面,另一個人正在替他拍照。桌子後面的人擁有及肩的深色長髮,一絲不掛露出陽具,臉上化了妝並戴着耳環。

榮榮的《北京東村1994,No.46》 記錄了馬六明的行為藝術作品《芬‧馬六明的午餐二》。© 榮榮;香港M+希克藏品(捐贈)

以上照片展示的是另一件作品。這張照片由東村藝術家榮榮拍攝,捕捉了藝術家馬六明的行為藝術作品《芬‧馬六明的午餐二》。在表演中,馬六明化了妝並戴上耳環,將自己打扮成中性化身「芬‧馬六明」,他赤着身子,默默為觀眾煮魚。然後他把洗衣喉管的一邊套到自己的陽具上,另一邊放進嘴裏吸吮和吹氣。這個演出極具爭議性,馬六明更因此被捕,令村裏許多藝術家被迫躲藏起來,最終遷往城內其他地區。

高赤中

黑白照片中有一群身穿白袍的男人,在行人道上洗刷及清潔地面。他們旁邊放着一個牌子,上面寫着「掃除中」。

平田實記錄了高赤中的《清掃活動》(正式名稱為《Be Clean!首都圈清掃整理促進運動》,1964年。© 平田實;M+,香港

高赤中是 1963至1964 年間短暫出現卻極具影響力的藝術組織,由藝術家赤瀨川原平、中西夏之和高松次郎在東京成立。他們的行動和事件充滿反建制色彩,大多在街道和市區發生,以上由平田實攝下的《Cleaning Event》就是一例。這次行動中,藝術家與其伙伴在 1964 年東京奧運期間,洗刷東京繁忙的商業及購物區銀座一條街道的一小範圍,抗議政府為了奧運要求城市一塵不染,向外界宣示特定的都市形象。作品論述戰後日本社會的狀況,檢視個人與權威的角色。

Tino Sehgal

行為藝術可用不同形式記錄下來,而記錄的方式由藝術家決定。Tino Sehgal作品的有趣之處在於它只是純粹的行為,並留下任何相關物品,也沒有照片或錄影等紀錄。他的作品《警衛接吻》是M+藏品之一,但作品本身並無記載,只有關於作品的意念和藝術家的口述指示。

Sehgal認為觀者與其作品交流的那個瞬間應當是純粹的,在此以外的任何東西只會破壞當刻的純粹。所以除了兩個身體,作品別無其他媒介──這就是其作品獨特之處。

《警衛接吻》設置於特定的博物館場景,所以我們暫時不透露更多,希望日後能在博物館大樓展示這作品!

除另有標註外,所有圖片:M+,香港。此文章原於「M+ 故事」發佈。

Ellen Oredsson是M+的網絡編輯。

M+會員

  • 攜同賓客獨家使用M+會館
  • 會員專屬參觀時段
  • 會員專用通道優先進入博物館、戲院及活動
  • 優先預購並享會員折扣優惠
  • 免費進入展廳、參觀專題展覽及欣賞放映節目......以及更多禮遇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