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M+ no longer supports this web browser.

M+ 不再支持此網頁瀏覽器。

M+ 不再支持此网页浏览器。

2017年9月21日 / 譚雪凝

何倩彤的《吾友烏有》

照片中的白牆前放了一張紅色電影院座椅,牆上掛着一幅以金色圓形畫框裝裱的黑白插畫,畫中有一位用雙手掩臉的女士,插畫下方則掛着一塊夾有樂譜的文件夾板。

《黑眼狗》是《吾友烏有》的中心作品,是當中唯一讓觀眾體驗進戲院看電影的作品,© M+,香港

何倩彤的《吾友烏有》是M+藏品之一。《吾友烏有》是甚麼?何倩彤是誰?M+又為何收藏這件作品呢? M+助理策展人譚雪凝將逐一解答以上問題。

《吾友烏有》

《吾友烏有》是香港藝術家何倩彤於2012年創作的一組裝置。該裝置由三十五件獨立作品組成,涵蓋虛構的電影、電影劇照、電影海報和預告片,構成一個名為「吾友烏有」的虛構電影節。

鉛筆紙本繪圖呈現不同深淺的灰調。兩個人站在戶外的階梯上擁抱,其中一人背向我們,另一人目光空洞地望向前方。

何倩彤,《詩映》,2012年,鉛筆紙本,M+,香港,© M+,香港

鉛筆紙本繪圖呈現不同深淺的灰調。一群人站在牆壁旁邊,牆上的招牌以英文寫着「出售,五秒賺 $」。兩個較年長的男人看着我們,兩人的眼睛都被黑色橫條覆蓋,其中一人將一隻手指放在嘴唇前作噤聲狀。

何倩彤,《歲月人偷》,2012年,鉛筆紙本,M+,香港,© M+,香港

鉛筆紙本繪圖呈現不同深淺的灰調。一個赤裸的人站在露台上,伸高手臂撫摸一隻停留在露台上的孔雀。

何倩彤,《殺,這是我的身體》,2012年,鉛筆紙本,M+,香港,© M+,香港

鉛筆紙本繪圖呈現不同深淺的灰調,描繪一個人的臉、頸和肩膀。那人直視我們,臉部和頸項佈滿大飛蛾。

何倩彤,《錬金術》,2012年,鉛筆紙本,M+,香港,© M+,香港

鉛筆紙本繪圖呈現不同深淺的灰調,描繪滑雪山坡景象。畫面左邊的滑雪纜車正在登山,畫面中間的人們在滑下雪坡,至於右邊則呈現鄉郊村落景色。

何倩彤,《陣間看地球》,2012年,鉛筆紙本,M+,香港,© M+,香港

鉛筆紙本繪圖呈現不同深淺的灰調。墓地裏,一個女人俯臥在一塊墓碑前,她手執一支白旗,另一隻手托着臉,墓碑上面寫着「希瑟·史密夫」的英文名字。

何倩彤,《那些年,獸遭遇的你也遭遇》,2012年,鉛筆紙本,M+,香港,© M+,香港

鉛筆紙本繪圖呈現不同深淺的灰調,一男一女與其他人坐在桌旁,桌上放置了多個玻璃杯和一瓶香檳。男人在吻女人的脖子。

何倩彤,《戀羊人》,2012年,鉛筆紙本,M+,香港,© M+,香港

鉛筆紙本繪圖呈現不同深淺的灰調,四個芭蕾舞者站在舞蹈室的一角,一同擺出舞蹈姿勢。

何倩彤,《時日無她》,2012年,鉛筆紙本,M+,香港,© M+,香港

何倩彤模仿電影節負責人進行籌備工作,為自己的「電影節」揀選電影、製作海報及小冊子,並安排場地及座位,目的是為了向電影業致敬並惡搞一番,還藉此完成自己製作電影的願望。

兩張並排的電影海報:左邊的海報以紅、白、藍三間作背景,前景的黑白插畫繪畫了一位男士,並寫着導演及電影的名稱;右邊的海報則有兩格色調泛黃的插畫,各有一對男女在火車上對坐,並寫着電影的外語名稱。

左邊是虛構電影《茫茫黑夜漫遊》(Voyage au bout de la nuit)的海報,以路易.費迪南.塞利納小說為藍本;右邊是虛構電影《翻生花》(Dvojí život Veroniky)的海報,這部電影的外語名稱與1991年面世的電影《兩生花》相同。何倩彤,《茫茫黑夜漫遊》、《翻生花》,墨水木顏色紙本、木材、亞加力,M+,香港,© M+,香港

這幾部為《吾友烏有》所製作的電影,僅以海報、劇照、預告片和故事大綱存在,而所有內容均參考真實電影、導演及電影類型。何倩彤藉此向各電影大師致敬,同時戲謔「經典電影」和電影節約定俗成的權威地位。

畫中兩名男子在床上親密地擁抱,其中一人頭戴桂冠。

虛構導演安貝托.波西里尼的電影《凱撒的沙律》中的劇照,該電影是波西里尼的「獨裁者三部曲」的第二部。何倩彤,《凱撒的沙律》,鉛筆紙本,M+,香港,© M+,香港

以何倩彤的虛構電影《凱撒的沙律》為例,其名稱與2012年上映的《凱撒必須死:舞台重生》如出一轍,然而當中故事卻大相逕庭──何倩彤的《凱撒的沙律》描述凱撒跌入時光隧道來到千禧年,跟隨俊俏廚師學做凱撒沙律。「獨裁者從未如此可愛。」何倩彤這樣形容。

畫中女士雙眼打上黑色長方格、臉上帶着笑容,站在一座城市前,背後映照着日出之光。她裂開的頭部露出一個巨大魚頭。

虛構導演法蘭蟻詠.胡薩克執導的《極悲同盟》的電影劇照。何倩彤,《極悲同盟》,2012年,鉛筆紙本,M+,香港,© M+,香港

有別於《凱撒的沙律》,虛構電影《極悲同盟》則是得來不易。何倩彤敘述電影節籌備團隊如何遠赴布拉格,遊說當地電影資料館借出該電影的唯一版本。據她說,這部電影是捷克最長的動畫連續劇「魚人」系列的一部分,由虛構的捷克導演法蘭蟻詠.胡薩克執導,講述一個魚頭人身的家庭的日常生活。

何倩彤亦為電影節製作了虛構的座位表,《太空了》便是其中一個例子,這件作品展示了香港太空館演講廳的座位編排。何倩彤研究了香港多間戲院的空間佈局,從而創作了多張座位表,並將它們設計成如舊式劇院的座位表般,藉此對照現代戲院中一式一樣、缺乏魅力的座位編排。

一張座位圖,圖表頂端寫有「香港太空館演講廳座位表」。

何倩彤的《太空了》展示了電影節的座位安排。何倩彤,《太空了》,2010年,鉛筆墨水紙本,M+,香港,© M+,香港

《吾友烏有》的中心作品是出現在文首的《黑眼狗》。這件作品結合真實的戲院座椅和牆上插畫,特意營造置身戲院的感覺,是裝置中唯一將戲院經驗帶給觀眾的作品。

關於藝術家

何倩彤,香港年輕藝術家,2008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常以鉛筆、炭筆及水彩表達個人經驗,偶爾結合貼紙、印章等現成圖像創作。通過研究和親身經驗,她的作品常以幽默的方式重新詮釋都市生活。此外,她亦是多產的藝術家,在本港及海外均有豐富的展覽經驗。

房間中,右邊的角落有一張紅色戲院座椅,左邊的角落有兩個箱子,上面放了四部電視機。牆上掛滿大大小小的插畫。

從這角度看整個裝置,牆上電影海報、劇照,播放電影預告片的電視機都清晰可見,角落裡有作品《黑眼狗》。圖片由何倩彤提供

《吾友烏有》與M+藏品

流動影像是香港視覺文化極為重要的一環,這從歷史悠久、廣受歡迎的年度大型文化活動「香港國際電影節」可見一斑。何倩彤是電影發燒友,也是香港國際電影節的常客。她的作品以饒富趣味的手法與這件影壇盛事聯繫起來,藉着藝術以別樹一幟的方式參與其中。

我們亦希望通過《吾友烏有》,向觀眾展示M+藏品中的兩個主要範疇,即視覺藝術和流動影像,可以何連結和跨界重疊。

此文章原於「M+ 故事」發佈。

譚雪凝是M+的助理策展人。

M+會員

  • 攜同賓客獨家使用M+會館
  • 參與M+專屬參觀時段
  • 優先預購並享會員折扣優惠
  • 使用會員專用通道優先入場
  • 免費進入展廳、參觀指定專題展覽*及欣賞指定放映節目

……及更多禮遇
*M+專題展覽將於2022年秋季登場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