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M+ no longer supports this web browser.

M+ 不再支持此網頁瀏覽器。

M+ 不再支持此网页浏览器。

2020年1月2日 / Natalie Harding、黃若凡、Karina Jagudina

如何修復以茶包創作的藝術品?

二人站在一件巨型藝術品前,這件扁平的作品由數以千計的茶包縫合而成,左邊那人在作品上揮動着小畫筆。

紙類副藏品修復員Manami Hori(左)及物件藏品修復員Natalie Harding,一同檢視藝術品的表面。攝影:Winnie [email protected]

梁美萍把一萬個中式茶包手縫在布料上,創作出《他方 V》(2014),亦是其《他方》系列的其中一件作品。《他方》系列始於1991年,當時她因一位摯友去世後而失魂落魄,起初僅以喝茶度日,後來開始把半濕的茶包縫在布料上。一針一線,均是她對生死的冥思。M+在2016年將這件作品納入館藏。

要完成修復處理並穩定這件作品,過程非比尋常,因作品難以被清晰界定為某一類別。作品在平面上創作,應否交由繪畫修復員處理?不過,它又具備雕塑的立體特質,應否由物件修復員負責?可是,茶包以紙張製造,紙類修復員會否是合適人選?最後,三個範疇的修復員決定合作,由此可見多元化的M+館藏如何將這些不同的專業會聚起來。

以下,三位修復員將講解她們與團隊如何處理這件獨特的作品。

受訪者:

  • Natalie Harding,物件藏品修復員
  • 黃若凡,紙類藏品修復員
  • Karina Jagudina,繪畫藏品修復員

我們須修復甚麼

三人圍着一張白色桌子或站或坐,桌子上放了一件巨型藝術品,這件扁平的作品由數以千計顏色深淺不一的棕色茶包縫合而成。三人同時拿着小畫筆,其中一人正用畫筆為作品上色。

三位修復員合力修復藝術品。攝影:Winnie [email protected]

Natalie:由於作品以濕茶包製作,在進行初步檢查前,我曾擔心作品已經發霉。我們打開貨箱時,預料會聞到霉味,但傳來的卻是濃烈的茶味。幾個月來,我們的修復室都充滿淡淡茶香。

Karina:我們取出作品後,先評估它的狀態。作品以數以千計的茶包組成,縫在畫布框上的布料表面。我們隨即留意到,不少茶包已破開,不停掉出茶葉,包裝內亦有很多散落的茶葉。

我們希望能更加了解作品,於是便向負責購藏此作品的M+策展人彭綺雲查詢,看看可否邀請藝術家梁美萍來儲存庫走一趟。梁美萍向我們講解作品的歷史、所用的物料及創作過程。

Natalie:我們終於明白那些茶包是如何上色的。那是一般商店有售的中國茶包。梁美萍把茶包弄濕,然後任由它們在陽光下乾萎、褪色。日曬的時間影響茶包顏色的濃淡。有些茶包曬了逾三十天,有些則在還未曬乾的狀態,已被拿去塑造作品的表面。

若凡:這些茶包所用的紙是以機器製造,紙質非常薄。它們用非合成的天然纖維製造,正是一般茶包該有的模樣。

一個女人仔細地觀察一件巨型藝術品的邊緣,這件作品由數以千計的茶包縫合而成。畫面中只見她的上半張臉,臉的其餘部分被畫作遮蓋。

物件藏品修復員Natalie Harding正檢查藝術品的邊緣,攝影:Winnie [email protected]

Natalie:我們留意到茶包上的塗層。梁美萍解釋那其實是米澱粉,用來固定茶包,同時提供一層保護。我們在決定修復物料時,選擇以小麥澱粉漿作粘合劑,因為其物料特性與米澱粉相似,而且乾透後無色。

Karina:除了茶包破掉之外,布料的拉伸也有問題。梁美萍原本以木材製作畫布框,將布料釘在上面並拉直。可是,布料是合成聚酯,就像西裝外套的襯裏一樣。其質地柔滑,不夠堅韌,難以承托作品重量,因此開始從像釘書釘的釘子鬆脫出來。它目前狀態穩定,但在未來必須加固,我們亦與藝術家討論了這個問題。

我們如何修復這件作品

近鏡拍攝一隻戴着藍色乙烯基醫用手套的手,那隻手正拿着小畫筆,為一件由無數茶包縫合而成的藝術品的邊緣上色。

為以和紙修補的部分配色並修補的細節,攝影:Winnie [email protected]

Natalie:這件M+藏品涉及三個不同的修復領域,是需要運用三個領域的修復方式的好例子。

Karina:《他方 V》不純然是物件、雕塑、繪畫或紙本作品,而是非常獨特的作品。

若凡:修復不同類型的作品,做法會有些微差異,所以我們要嘗試調整各自領域的手法,創造三者共通的做法。舉例說,如果純粹是修復紙類作品,我們會採取另一種方法。

Karina:我們在決定處理方案時,在腦中有很多不同想法,並將想法一同討論。作品送到修復室後,我們三人就商量應該用甚麼紙去修補破掉的茶包。

若凡:為修復紙類藏品,我們購入了一系列用於處理不同類型紙本作品的紙張。在進行修補工作時,我們要配合作品原有紙張的厚薄,並明白用哪種紙作修補才能複製原來的物料或維持其完整,所以我們事先預備多種紙張。有時我們甚至自己造紙,以配合藝術品表面的質地。

在修複這件作品時,我們對比紙張樣本,找出厚度和質地最合適的一款。最後我們挑選了一款和紙,用來修補茶包的破口。我們預先以修復專用的水粉將和紙染成棕、黃和橙色。我們曾想過用茶來染色,但最終沒有這樣做。

Karina:修復員為作品加添東西時,總會避免使用相同物料。假如很多年後,有人想分析作品,而修復紀錄又遺失的話,至少不同的物料能助人分辨修復時增補的部分。有時候,我們希望愈貼近原作愈好,有時卻相反。

一雙手按着一張米黃色紙張,並撕出一條纖維清晰可見、邊緣呈羽毛狀的紙條。

準備預先染色的和紙作修補之用。撕開的和紙邊緣呈羽毛狀,充分利用紙纖維的優點。攝影:Winnie [email protected]

近鏡拍攝一雙拿着鑷子的手,那人正將一小塊羽毛狀的紙張放在一件以大量茶包縫合而成的藝術品上。

紙類副藏品修復員Manami Hori將和紙放在茶包的破口上。攝影:Winnie [email protected]

一個戴着藍色乙烯基醫用手套的女人坐在一件扁平的藝術品旁邊,這件以無數茶包縫合而成的作品放在她前方的桌子上。她手持畫筆及一盒水粉顏料,並將畫筆蘸上顏料。

繪畫藏品修復員Karina Jagudina為填補用的和紙配色及上色。攝影:Winnie [email protected]

一雙手按着一張米黃色紙張,並撕出一條纖維清晰可見、邊緣呈羽毛狀的紙條。

準備預先染色的和紙作修補之用。撕開的和紙邊緣呈羽毛狀,充分利用紙纖維的優點。攝影:Winnie [email protected]

近鏡拍攝一雙拿着鑷子的手,那人正將一小塊羽毛狀的紙張放在一件以大量茶包縫合而成的藝術品上。

紙類副藏品修復員Manami Hori將和紙放在茶包的破口上。攝影:Winnie [email protected]

一個戴着藍色乙烯基醫用手套的女人坐在一件扁平的藝術品旁邊,這件以無數茶包縫合而成的作品放在她前方的桌子上。她手持畫筆及一盒水粉顏料,並將畫筆蘸上顏料。

繪畫藏品修復員Karina Jagudina為填補用的和紙配色及上色。攝影:Winnie [email protected]

一雙手按着一張米黃色紙張,並撕出一條纖維清晰可見、邊緣呈羽毛狀的紙條。

準備預先染色的和紙作修補之用。撕開的和紙邊緣呈羽毛狀,充分利用紙纖維的優點。攝影:Winnie [email protected]

近鏡拍攝一雙拿着鑷子的手,那人正將一小塊羽毛狀的紙張放在一件以大量茶包縫合而成的藝術品上。

紙類副藏品修復員Manami Hori將和紙放在茶包的破口上。攝影:Winnie [email protected]

一個戴着藍色乙烯基醫用手套的女人坐在一件扁平的藝術品旁邊,這件以無數茶包縫合而成的作品放在她前方的桌子上。她手持畫筆及一盒水粉顏料,並將畫筆蘸上顏料。

繪畫藏品修復員Karina Jagudina為填補用的和紙配色及上色。攝影:Winnie [email protected]

一雙手按着一張米黃色紙張,並撕出一條纖維清晰可見、邊緣呈羽毛狀的紙條。

準備預先染色的和紙作修補之用。撕開的和紙邊緣呈羽毛狀,充分利用紙纖維的優點。攝影:Winnie [email protected]

近鏡拍攝一雙拿着鑷子的手,那人正將一小塊羽毛狀的紙張放在一件以大量茶包縫合而成的藝術品上。

紙類副藏品修復員Manami Hori將和紙放在茶包的破口上。攝影:Winnie [email protected]

一個戴着藍色乙烯基醫用手套的女人坐在一件扁平的藝術品旁邊,這件以無數茶包縫合而成的作品放在她前方的桌子上。她手持畫筆及一盒水粉顏料,並將畫筆蘸上顏料。

繪畫藏品修復員Karina Jagudina為填補用的和紙配色及上色。攝影:Winnie [email protected]

Natalie:我們花了近三星期去完成這次修復工作。作品體積龐大,當你專注細看一段時間後,便會覺得每個地方都一樣,每個缺口都非常近似。眼前的茶包我是否已修補過?那個洞我們是否已經決定不去修補?作品像不斷重複的拼圖,你必須條理分明地處理。因此,我們借助了網格圖結構,以簡單直接的方法,將巨型作品分割。

Karina: 我們用線將作品分成四等份,然後以同樣的光源和色表拍攝每個區域。記錄工作必須鉅細無遺,所以甚為耗時。我們把圖片印出來,標記破損的地方。

從上方拍攝一件放在一張白色桌子上的藝術品,畫面可見這件由無數用過的茶包縫合而成的作品邊緣。作品旁邊放了幾張打印出來的紙張,上面印有從不同角度拍攝這件藝術品的照片,並寫上筆記。旁邊亦有一個鐵盒,裏面放着顏料色盤。

作品紀錄的例子,用作記錄及監察藝術品狀態,以及用作上色的色盤。攝影:Winnie [email protected]

最後,我們便可以開始着手修復作品。我們三人須坐在一起,身邊是已染色的和紙與畫筆,我們剪出已染色的和紙,再用小麥澱粉將和紙貼上,修補破洞和裂痕。

若凡:作品的色調多變,深淺不一,即使是同一個茶包,顏色也會有所變化,因此我們發現無論多努力,那款和紙也不能完全與作品結合。下一步,就是要令和紙與作品更加融為一體。

Natalie:我們也要把掉出來的茶葉放回茶包中。我負責修復作品的邊緣,該處有很多茶葉從茶包中掉落,我要從包裝的皺摺中收集茶葉,並小心將茶葉重新放進已掉落大量茶葉的茶包中。

若凡:我們日後將要進行更多監控工作,以免作品被害蟲損壞。我們要確保作品放在濕度合適的環境中,作品結構亦要夠穩固。我們還有不少工夫要做。

Karina:因為茶包愈來愈脆弱易碎,某些位置未來還須再次修復。尤其當作品經常被移動,各個位置的茶包都會出現破口,須再次修補。

三人站在一件由數以千計的茶包縫合而成的巨型扁平作品前,中間那人拿着一張印有藝術品照片的紙張,並微笑指着那張紙;另外兩人同時看着那張紙。她們前方的藝術品上,亦放了另一張印有該藝術品照片的紙張。

三位M+修復員正討論藝術品的狀態和修復方法。攝影:Winnie [email protected]

若凡:我從未修復過茶包,這對我來說絕對是全新的物料。

Karina:我亦從未處理過茶葉。我本身很欣賞梁美萍的作品,因為她的作品非常特別,採用的物料亦很獨特。我們的館藏中還有她那件用頭髮造出一萬隻鞋的作品。

Natalie:《他方V》這件作品的結構頗為簡單,有機、原始又不規則。作品經縫合和釘合,表面起伏,部分位置凹陷中空,複雜且帶有雕塑的特質。我們在修補時亦考慮到作品的雕塑特點,同時採用不太複雜的修復方法。

內容由網絡編輯Ellen Oredsson轉述。為確保行文清晰,此對話經過編輯。此文章原於「M+ 故事」發佈。

M+會員

  • 攜同賓客獨家使用M+會館
  • 會員專屬參觀時段
  • 會員專用通道優先進入展覽、戲院及活動
  • 優先預購並享會員折扣優惠
  • 免費進入展廳、參觀專題展覽及欣賞放映節目......以及更多禮遇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