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M+ no longer supports this web browser.

M+ 不再支持此網頁瀏覽器。

M+ 不再支持此网页浏览器。

建築M+
建築M+
34:09
影片謄本

女聲一:美術館?沒去過。還未開幕。準備了這麼多年,還未開幕。

女聲二:我不知道甚麼是博物館、美術館,我只知道太空館。看到天上的星星,天空很闊、很美。

女聲三:蠟像館,是嗎?劉德華那些(蠟像),是嗎?

女聲四:去過中文大學看女兒的藝術展品,其他的我不清楚。

女聲五:(英語)我心目中的美術館是獨特又現代的建築。

女聲六:很大,很靜,人不多的。

男聲:很多文青出現的地方,「打卡」的地方。

小孩:嗯⋯⋯我不知道。

女聲七:我期待在博物館看到比較出名的展品。

女聲八:(英語)可能有一些畫作,但也有些雕塑,一些裝置藝術,也許有些錄像藝術,各種各樣的東西。

女聲九:很多特別的東西,我都想看。不清楚裏面有些甚麼,但都很想到裏面看,看看自己懂不懂欣賞。

女聲十:有些展品放在那裏,但你不會覺得它就是一件展品。那種呈現方式是,你可以與它們交流。

小孩:甚麼是藝術館?

羅仲榮:大概在2000年,我們的政府成立了一個文化委員會。當時,委員會的其中一個主要建議是發展一個西九文化區。當時,我獲邀擔任博物館委員會主席。我們在2006年出版了一份建議書。當時的委員大概有十幾二十人,都是文化界、藝術界的代表,召開了許多討論會,亦在文化藝術界進行了許多諮詢。我們在2006年推出了M+這份報告。

李立偉:(英語)「M+」這名稱起源於⋯⋯其實當初只是一個暫定名稱。在構思博物館的過程中,這名稱實在有「博物館及更多」的意思,一座超乎我們認識的博物館。我們所說的藝術,我們所說的設計及建築、流動影像,都屬於廣闊的視覺文化領域。

華安雅:(英語)我們一直敢於嘗試。回看首個「進行:M+」流動展覽,在西九這片土地變成一個建築工地前(舉行),同時亦將展覽以「快閃」形式帶入城市。

羅仲榮:在2009、2010年那段時間,我和當時的M+行政總監李立偉在海外拜訪了許多著名建築師。我們大約邀請了50間建築師(事務所)提交意向書。最後我們選了六間公司參加比賽,其中三間來自亞洲地區,三間來自歐美地區。

最終,我們覺得Herzog & de Meuron的建議書⋯⋯我覺得他們很詳細地考慮了我們的綱要。還有,建築物的外型比較簡單,但我們覺得,那將會是一個永不過時的設計。還有一點就是,我們參考了他們在世界各地的建築設計。他們沒有採用固定的風格,每個項目,他們都會考慮當地的環境、文化、背景。我們很喜歡這一點。

PIERRE DE MEURON:(英語)實話實說,一開始時我們有點迷惘。以我們理解,這是填海土地,所以可以說是人工的,是人造土地,從一片水域、一片海洋開闢得來。那麼,這塊人造土地究竟是怎樣的?然後,我們看到三、四條虛線,得知那是鐵路隧道,貫通工地之下。

JACQUES HERZOG:(英語)以我所見,其他參賽者都認為這條隧道是個障礙,而我卻立刻意識到它亦是機會。我們說:「不如好好利用隧道,為它創造優點。」我們無需刻意創造空間形式,因為形狀早已現身眼前。我們喜歡這個設計方向。相比於由零創造,我們更樂於發掘。

WIM WALSCHAP:(英語)根據設計比賽綱要,隧道被視為問題所在。從技術角度考量,那是理應需要避開的元素。若決定把它展露出來,就必須另尋他法,即是要跨過它來施工。已知的是,隧道成對角線,在建築物下方穿過工地。換言之,工地有一大部分位置無法承受垂直荷載。

黃國章:我們不可將任何重量壓在隧道面,所以要建造這些巨型桁架,令大樓可以建於巨型桁架之上。這種做法在香港是首創的,這是第一個採用這種做法的地盤。

WIM WALSCHAP:桁架本身並非創新技術,但你或許沒想過它會出現在這類建築物中,因為它一般見於大型基礎設施或項目。如今,桁架既成了博物館的一部分,你就必須想辦法將它融入建築。我們不想把它藏起來,反而想它成為建築的一部分;並非全然曝光,而是若隱若現,令人明白到這是關於如何讓隧道免受荷載力。

PIERRE DE MEURON:這個橫向樓板,或橫向量體,連同這個倒轉的「T」字形,塑造了M+的形象,你不會在任何別的博物館看到。我們不但希望大樓紮根於這片土地,更希望它紮根於文化,能被這個文化或這裏的人所消化理解。因此,大樓的形式並非我們唯一的考量,同時要考慮如何將它付諸實現。

ASCAN MERGENTHALER:(英語)在香港,一般商業建築都會用到玻璃、鋼、鋁或其他金屬。我們想避免這種聯想,因此嘗試另闢蹊徑。當然,在亞洲地區,陶瓷的應用源遠流長,是建造廟宇、屋頂的常見物料,十分耐用,相當美觀,形狀也千變萬化。

冼安德:(英語)工廠位置靠近佛羅倫斯。那個地方有濃厚的文化底蘊,亦有深遠的陶瓷製作歷史。因此對我們而言,這是一個優秀的解決方案。與我們合作的工匠是該領域的真正專家,工藝超卓。這些陶瓦由礦物成分製造,基本上是天然而成的黏土。黏土經過洗淨、過濾,然後壓模。壓模後,就進入風乾和燒製程序。到時候,乾燥並且燒製好的陶瓦就形成一塊塊各一厘米厚的薄片。

ASCAN MERGENTHALER:從初期的樣板可見,這種物料於各種日照程度下皆有良好效果。有時看上去很深色,幾乎呈黑色,有時偏向金黃或橄欖綠。一切視乎日照,隨一天中不同時分而變化。

冼安德:完成一系列品質保證及檢定過程之後,會非常小心地將陶瓦裝進箱子,再運送到中國組裝成預製組件。

區家輝:因為你知道香港是亞熱帶地方,每年也有十個、八個颱風到來,(幕牆)性能需要達到足以抵禦過去50年的平均風力。我們現在測試的,其實每一個測試都達到平均風速每小時100公里。其實是在模擬,當十號風球來襲,大樓遇到的雨水襲擊。

馮德安:清水混凝土是指以原貌示人的混凝土,表層不加修飾。我們這裏有兩種,一種是表面平滑的,另一種是木紋混凝土。這種較特別,你看到混凝土製成後,會有一些木紋圖案。

何達文:我們的製作分幾個階段,要刨木、選木材,然後才到製成。在打磨完,確認沒有問題後,我們才為板模塗上脫模油。直至澆置混凝土,才算得上製成品。

馮德安:我當然想完成這項工作,待我日後重臨此地時,可以看到我的成果。

ASCAN MERGENTHALER:在地下,我們特別採用了垂直元素,並引入一些⋯⋯舉例說,在機電系統和管槽的表面,我們以陶瓦將其包覆,為的是仿效大樓外牆,使用與它相同的物料。因此,大樓外的元素延伸到大樓內,再一次地模糊了室內外之間的界線。

博物館也是一項小型基建,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工具。你可以用不同方式去使用它,這就是為甚麼我們加入多樣化的元素於飾面、照明、比例,以及不同的事物上。人們觸摸他們所坐的長椅,或觸摸陶瓦,或具有紡織牆壁和軟椅等的電影院。我們想感染的,正是人們不同的感官。

PIERRE DE MEURON:當周圍全是高樓大廈,你必然不能與之比較。我可以建一座比它們高100米的建築,但這適用於商業大廈,而非博物館。因此,我們必須從形態和表達方面着手,尋找自成一格的強烈識別,在四周的高樓大廈之中突圍而出。

ASCAN MERGENTHALER:這個設計方向立刻啟發了我們構思一個非一般的展覽空間。這LED顯示屏恰如一個展覽空間,它就是一個展廳,最當眼的展廳,從維港對岸也清晰可見。

JACQUES HERZOG:我們在設計中加入了這個顯示屏。我們有了三種元素:顯示屏,基座平台,還有土地。某程度上,以我們所見,這個項目在觀感和概念上,都是強而有力的。因為它穩站盤踞,腳踏着地,在大地之上,頭頂着天。趣味盎然,恰似人體構造,雙腳立足於地,頭部則可與人溝通,並放眼大海和天空。

鄭道鍊:(英語)我覺得當訪客蒞臨M+時,最意想不到和震撼的是室內的空間觀感是如此的出乎意料,並與外觀看來大有不同。你會發現,室內是如此光亮,透明感十足,十分通透。全靠建築師在樓板剖開了許多「穿孔」,巧妙地連接了地下和地庫還有二樓,即大部分展廳所在之處。這些「穿孔」創造出尺寸不一的超高空間,有的甚至高逾20米。這特別的建築手法,亦創造了一個別開生面的不規則空間,適合展出各種藝術品或全新委約作品。這地庫空間名為「潛空間」。

M+的空間非常寬敞,65,000平方米的面積涵蓋形形色色的場地,功能各有不同。在這65,000平方米的空間中,有17,000平方米專為展示而設,當中包括展廳和其他展示空間。這裏有33間展廳,無論何時,我們所展示的館藏,可以是細小得如一枚郵票的作品,亦可以是佔去整個展廳空間的大型藝術裝置。展廳的優秀建築設計,為我們提供多種不同的佈展選項。

多元化的空間類型,讓我們有了充裕條件,展示M+館藏的不同面貌。但由於我們的方針是不為任何空間分配特定的媒材或類別,這代表我們像在「自尋煩惱」,給策展團隊出難題。

以這個展廳為例,窗外風景美不勝收,陽光從東西兩側透入。這對某些作品來說不成問題,那些材質堅固的作品,例如銅像,它們曝露於這種光線之下也會全然無恙。可是,若要展示一些較易受損的作品,例如攝影或紙本作品,我們就不得不花點工夫,控制光暗條件。

當然,作為21世紀的博物館,我們還有許多流動影像和數碼作品,同樣需要調節環境的光線和聲音。

博物館空間和展廳空間應被好好利用,來配合展示藏品的要求和規格。因為藏品就像人一樣,各有自己的需要和性格。

在M+,我們有教學及詮釋領域的專家,舉辦教學活動予不同持份者及社羣參與。

華安雅:(英語)我們現在坐在「學舍」,我認為這是博物館和藝術機構的重要部分。我們想了解甚麼是創意實踐,以及創意工作者為社區貢獻了甚麼。在一個到現在才剛開始對視覺文化、表演藝術等創意藝術及博物館賦予關注的城市,十分重要的是,我們要擁有一個能體現可能性的場地。

卡絲瑤:(英語)「CSF」的全名是修復保管中心。這裏有儲藏空間、修復實驗室和攝影棚等等。在整個博物館規劃過程中,已經做了很多工作,不僅是處理藏品,還有準備、收藏,甚至是修復工作。我們亦一直致力於籌備展覽。修復員是不同物料的專家,對不同物料有專業知識,針對特定的藏品類型,例如木材、金屬或照片、繪畫等紙本作品。他們全都訓練有素,具備專門知識。然而,在處理M+藏品時,他們彼此緊密合作。他們的任務之一,就是細心觀察和檢查藏品,例如看看它的狀況如何,是否適合向公眾展出,還是先要經過處理,才能達到穩定狀態,在展廳展出。

對我們而言,與建築師一同設計這座設施花了不少工夫。我們在過程中交換意見,想辦法配合建築原意,同時兼顧實際操作要求。這過程相當有趣,特別是要考慮到這裏的天氣因素。香港的濕度和氣溫都很高,建築物要夠牢固耐用。正如我們身處的這一座,它有如混凝土造的地堡,幫助大樓的可持續發展和效益——能源效益。你必須明白,室內條件要大致穩定,藏品才得以妥善保存,流傳後世。這座設施的設計,對藏品的多樣性給予了充分考慮。因為藏品涵蓋的是視覺文化,而不止是藝術。其涵蓋範圍極廣,意思是,包含各式各樣的材料。每一款材料組合均有特定的儲存條件,以及特定的修復專業,以滿足保育目的。所以我覺得我們很幸運,修復保管中心和博物館近在咫尺,使運作更具效率,大大方便我們日後的工作。

還有一件事對我們很重要,M+的使命之一,是令公眾了解這裏的點滴,還有我們是怎樣籌備展覽,讓大家在展廳裏欣賞得到藏品。為此,我們與建築師想出的方法之一,是在這座設施設立一個特別的空間。在地下,臨街而置,人們經過時能望進來。這裏有一隻非常大的窗,看起來像一個陳列櫃,如同櫥窗一般。我們一直以來的想法是,讓大家可以一睹幕後工作,藉此與大家溝通,分享運作過程。這座偌大的混凝土建築,就在偌大的博物館前,略略告訴大家,巨大混凝土建築當中,有甚麼幕後工作正在發生。

華安雅:我們的第一批藏品是由希克博士餽贈。這批中國當代作品,為我們的首輪收藏打下重要基礎。

皮力:(英語)你向M+捐贈這批藏品時,你知道這裏將有一座博物館。相比八年前,即你決定把藏品捐贈給M+時,此時此地,真正置身其中,你有何感受?

烏利・希克:(英語)那時我並不確切知道博物館會是甚麼樣子的,儘管如此,這比我當年想像的有過之而無不及。展廳美侖美奐,尺寸合適,燈光合適。當它被注入生命時,無論是甚麼生命,藝術、設計、物品、人,它看起來當然會與現在的狀況大不相同。我始終認為,香港是全球唯一一個地方,適合敘述中國當代藝術的故事,即是從78、79年的起點到今天,或到更遠的未來。在我看來,M+必須走下去,所指的不只是中國當代藝術,還有香港的藝術和設計。M+也肩負譜寫未來的責任。哪裏還有這樣的一個地方?我不曉得。但無論如何,你知道,他們將能夠讀懂一些關於那個時代的東西,這是藏品的意義所在。

華安雅:M+的開幕象徵着另一個階段的開始,M+不止是一座建築,更在乎人的聯繫,在乎活動的策劃,在乎作品的收藏,在乎互動,還有觀眾與各種內容的關係。這是一個坐落於公園裏的博物館,它與公共空間的關係,是我們的團隊將會用心思考如何強調的特點。在我看來,參觀者對博物館的存在意義非常重要,若缺乏人的元素,博物館的存在目的會蕩然無存。

PIERRE DE MEURON:我們想營造一個令人嚮往的空間。博物館不應重門深鎖,像是在說:「你留在外面,我是博物館。」情況恰恰相反,我們想博物館成為一個有蓋廣場。

鄭道鍊:訪客能以各種方式展開自己的旅程。這裏可以成為你閒時花一兩小時獨自閒逛的地方,亦可以是一家大細消磨半天,甚至一整天的地方。在這裏,你可隨意選擇到一個特定場地參觀,又或四處遊覽,體驗不同事物,任何日子皆宜。

ASCAN MERGENTHALER:引起人們的好奇心相當重要,我們很希望能吸引大家到來,為大家提供一個遮蔭擋雨的空間。基本上,就是人們願意到訪,來發掘新事物的地方。

WIM WALSCHAP:低頭俯瞰「潛空間」展區,再仰望理解整座大樓,此時此刻,你能一次過飽覽各個建築部分。看見橫向基座的懸浮姿態,透過天窗看見豎向大樓,感受整個結構與周遭的互動,我覺得那是最有趣的時刻。

JACQUES HERZOG:這是我們首次設計一個快將成立的博物館。博物館與它的建築同樣新,我們以建築師的身分參與這個過程中,既推動建築物的演化,亦協助博物館的創立。這既是挑戰,但也是樂趣所在,亦令我們認識了優秀的策展和管理人員。他們來自不同的視覺藝術領域,現在一同進駐這座建築,帶來新氣象和新想法。

華安雅:M+是個不斷轉化的項目,一步一步綻放。過程是長遠的,快將起步。事實上,它早已踏上路途,當我們開幕,它將繼續向前,節節邁進,隨着我們邁向新的起點。我們將堅守這一理念,因為博物館的發展旅途,由許多章節譜成,步伐從未間斷。旅程的吸引之處,在於它綿延不斷,生生不息。

我們無需刻意創造空間形式,因為形狀早已現身眼前。我們喜歡這個設計方向。相比於由零創造,我們更樂於發掘。

Jacques Herzog

在一邊興建博物館大樓的同時,就令這間新博物館如火如荼地運作起來,究竟會是怎樣的一回事?

《建築M+》記錄了M+從當初只是紙上構想,到成為擁有其新大樓的視覺文化博物館的這段歷程。M+是位於香港的嶄新國際級文化機構,它與瑞士建築事務所Herzog & de Meuron以及國際團隊緊密合作,透過建築設計和物料來展現這間博物館的特色與抱負。《建築M+》呈現了大樓的建造過程,並訪問了建築師、工程師、建造者和合作夥伴,展示這座大樓不僅順應了M+的地理位置和切合其實際需求,更承載這座博物館的信念與原則。

製作人員

M+團隊

横山いくこ、蘇浚、丘雪君、張俊傑、黃鈺雯、商瑋霖、陳迺安

執行監製

伍韵怡

創作總監

盧鎮業

攝影指導(中國香港及深圳)

李健恩

攝影師(中國香港及深圳)

Andrew Stuart Lang、李競衡、周宇凌、李興平、唐思耀、賀允臨、方志堅、葉鈞泰、何耀勤、Richard George Fowler、Sadie Mathilda Granberg、Ludovic Paul Gabriel Dufetel(Fallout Media)

葉文希、吳思龍、陳宇軒、黎葦林、黎子軒(There There Creations)

攝影師(佛羅倫斯)

Mattia Caprara、Flavio Pescatori

攝影師(巴塞爾及蘇黎世)

Garrick James Lauterbach、Tobias Kubli、Robin Angst

剪接師

鍾邵康

原創音樂作曲

區樂恆、廖頴琛

聲音後期製作

Wabi Sabi Media

聲音剪接

招卓盈、鄧學麟

效果剪接

關惠心

聲音設計及混音

鄧學麟

數碼後期製作

喜鵲媒體

後期製作監製

許志堅

後期製作經理

馬卓爾

調色師

李芷澄

技術總監

李文浚

翻譯員

趙嘉欣

文字編輯

梁仲汶、林玥臻、黃鈺雯

資料照片及影像

奧雅納、李家祺、王偉健、MEH MONO CO.、Plate Creations Limited、鍾藴思、ThinFilm、Yellow Purple Production Limited

建築設計圖

Herzog & de Meuron

鳴謝

羅仲榮、烏利希克、Lara Day、黃仲輝、ESKYIU、梁皓揚、馮恩銘、李俙然、Jade Liao 、盧鉫靖、關春霞、黎倩妤、Stacey Williams、Tess Cheung、鍾玉純

博物館設計團隊及各承建商

Active Energy Management Limited、奧雅納、阿特金斯集團、Flos、金門建築有限公司、G-Cladds、Herzog & de Meuron、新昌集團控股有限公司 、Kvadrat、經緯園藝有限公司、明泰建築工程有限公司、Palagio Engineering Srl、帕馬斯廸利沙香港有限公司、雄略幕牆顧問有限公司、深圳海龍建築科技有限公司、泰福畢建築設計諮詢、Vogt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工程處

冼安德、林偉忠、凌紹文、區家輝、徐浩善、黃俊、鄔俊傑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區域設施事務部

田國恆、廖莉珊、梁賞培、鄭顯珩、劉偉倫、江國聰

M+博物館建築管理部

吳智偉、梁諾昕、呂瑪琳

M+博物館保安部

黎玉玲、陸文中、黃天健、陳偉杰、陳道明、石秋英、馬國輝、陳賜樂

M+版權事務組

孟廷、張銘濱、陳素玲

Herzog & de Meuron

Jacques Herzog、Pierre de Meuron 、Ascan Mergenthaler 、Wim Walschap、蔡培祥、吳鐵流、Noemi Schmidt、Fabrizia Vecchione、Rebekka Rudin、麥乘彬、伍美儀

阿特金斯集團

鍾學仁、黃智華、馮德安、Elisabeth Mundy

奧雅納

陳耀邦

金門建築有限公司

Chi Chi Tamang

明泰建築工程有限公司

何達文

M+會員

  • 攜同賓客獨家使用M+會館
  • 會員專屬參觀時段
  • 會員專用通道優先進入博物館、戲院及活動
  • 優先預購並享會員折扣優惠
  • 免費進入展廳、參觀專題展覽及欣賞放映節目......以及更多禮遇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