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M+ no longer supports this web browser.

M+ 不再支持此網頁瀏覽器。

M+ 不再支持此网页浏览器。

一个幽暗的展厅当中,两个屏幕正在播放影片,地上放有供观众使用的坐垫。左方的屏幕上,可见蓝色背景中有一个人正在抽烟的男人。右方的屏幕上,可见一群身穿白袍的革命者。

“希克奖2023”的提名人之一杨紫驻居北京,尤为关注2019年至今国际环境的转变为艺术创作带来的影响,他撰文浅析中国艺术家如何在新冠疫症震荡下的社会中前行。

自2018年逐渐升温的中美贸易摩擦,令中国大陆地区的经济发展处于不稳定与不明朗的状态。贸易问题也使得两国民众轻易地走向民粹主义之路,从而忽视国家自身的内部矛盾。中美的长期对立似乎无法避免,这也带动其他国家在政治立场上“站队”,各自社会不断滋生出对他国的负面想象。到了2020年,在世界范围内蔓延的新冠疫症 ,进一步割裂国际民间文化交流。

变化如此迅猛的国际形势对中国艺术界也产生诸多影响。疫情及相关的封控措施令出国旅途受阻,而海外艺术品交易关税也居高不下,这都促使中国艺术界的眼光,暂时从全球化的空间场域折回本土历史的实践场域。张光宇(北京嘉德艺术中心,2020)、袁运生(上海龙美术馆,2022)、刘焕章(北京星空间,2021)、丁立人(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23)等艺术先声的回顾展相继亮相。

池小寧,《星星美展紀錄片》片段
池小寧,《星星美展紀錄片》片段
0:30

池小宁所拍的星星画会游行片段。池小宁,《星星美展纪录片》片段,1979年, 单频道16毫米菲林转载于DVD(黑白、无声),M+,香港,由星星艺术基金会有限公司捐助博物馆购藏,2017年,© M+,香港

他们的创作路径既迥异于由从法国和前苏联引入中国、受官方偏爱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又区别于以星星画会及八五新潮为代表的前卫艺术。尽管年代各异,但他们都试图为中国广袤的古代艺术注入现代气息。这一尝试在历史中一次次被打断,却从未宣告终止。

年轻一代的艺术家对如何在创作中处理历史与当代的问题有自己的见解。擅长利用可回收材料来转化特定空间的梁硕,在解读中国传统文化时就采取相对激进的手法。他的个展“景区”(北京公社,2019)和“希克奖2019”展览中由M+委约创作的作品《山顶里》,均展现了道家理想中纯洁的自然被损坏的当代境况。梁硕以近乎开膛破肚的方式,展示出水墨传统的文脉形式尚未被抛弃,但其精神内核却已经发生变化。

梁碩《山頂裏》的縮時影片
梁碩《山頂裏》的縮時影片
1:00

在《山顶里》中,梁硕利用香港常见、可循环再用的建筑用料竹棚架,在M+展亭的平台上搭建一个几乎与外隔绝、富山水意味的结构。他以中国古典园林的借景手法,在结构内设两扇小窗,将远处的太平山山顶和近处正在兴建的M+大楼之景收于有限的空间内,把中国传统山水画中自然与人文的意象嫁接在当代建筑之上。梁硕,《山顶里》,2019年,竹、塑料网、树枝、人造花,由香港M+委约创作

钟情于黑色幽默的刘野夫,常一针见血地调侃社会的不安与荒诞。在其个展“老刘一枕梦黄粱”(北京魔金石空间,2022)上展出的同名录像作品中,守旧乡绅的生活场景与科技公司总裁马斯克等人的形象反复切换,既展现全球和本土,未来与过去,激进和保守之间的张力,又诡异地将之抹平。面对历史轮回论的无解,作品流露出浓重的悲观主义色彩。

中国艺术界的眼光暂时从全球化的空间场域折回本土历史的实践场域。

此外,全球经济下行和政治波动带来的恐慌和迷惘,加剧了绘画的大规模生产、展出和金融化。这反而凸显出思考深度在绘画中的重要性,让刘野张恩利段建宇谢南星等积淀多年的艺术家在此阶段推出的个人展览,都踏实而富有余味。

例如,曾接受学院派训练的谢南星拥有娴熟的绘画技巧,但他在创作中排斥明确的符号形象和风格流派,经常透过减弱画面叙事,将焦点放在如何创造图像的视觉体验。他近年则利用透光手法构建抽象画面,并以实验手法探索人的精神状态。

粉红色调的画面上有一排人形从背景中的黑色门口走向前方,这些人像没有写实的外形和五官,最前面的人形举起左右,上面有一只灰绿色的鹦鹉,这个人形的身旁有梯级

在2016至2017年,谢南星重回绘画原点,回溯西方艺术史中的经典主题而创作了一系列题为《香料》的抽象画。《香料 No. 3》(2016)的主角是款款下楼的裸女,这一主题也曾出现在前拉斐尔派大师爱德华·伯尔尼-琼斯、“观念艺术之父”杜尚、当代视觉艺术家里斯特等人的作品中,而那只灰绿色的鹦鹉,无疑代表了谢南星在因袭与误读经典题材之间,打开了全新的想象甚至杜撰空间。M+,香港,德英基金会捐赠,2020年,© 谢南星,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另一方面,外部环境的封闭与内部环境的封闭巧合地相互呼应。1990年代互联网在中国刚兴起时,它被广泛予以崇高的使命和信念:互联网会将整个世界紧密连结,使优质的信息自由流动到世界任何角落。如果说,在2014年北京UCCA举办的展览“后网络艺术”中,互联网被预示为“人人都是艺术家”的崭新创造手段,那么,在2018年后中国政府加强网络内容建设来保护国家安全的做法,则令网络乐观主义迅速消退。

互联网世界似乎形成了信息茧房:大数据技术利用人类认知行为的特点,给信息接收者定向喂养他们偏好的观点和内容,逐渐形成信息的封闭循环。在此背后发挥作用的是资本运作的逻辑,是政府的政策方向。[1]

一件由七块屏幕组成的录像装置,屏幕分别以或横或直的方式摆放,中间是一块大屏幕。大屏幕上可见加载中的毛泽东肖像,只见其头部上半,这块屏幕的正中央可见显示正在加载的标志。围绕着大屏幕的小屏幕上可见猫咪及名人的照片。例如金正恩和饰演小丑的希夫烈达等。

苗颖最为人熟悉的,莫过于她就受严格监控的中国数码领域“亲特网”及全球科技所创作的作品。她将人们日常在网络上接触到的视觉文化变成艺术创作,变成新的艺术语言。 其装置作品《困难的GIF》(2016)由多个流行于社交媒体的鼓掌GIF混杂而成,而正中荧幕未能加载出完整画面的似是领导人鼓掌GIF,藉此影射中国网民因规避网络监察而自我审查的常见现象。M+,香港,M+新艺术委员会购藏基金购置,2019年,© 苗颖

面对信息时代的孤岛状态,中国艺术界委婉地地作出抵抗与回应,日常感和物质的实体感成了他们侧重的创作母题。于吉娜布其张如怡尉洪磊钟云舒等艺术家均以雕塑媒介响应西方艺术史,尤其是现代主义在中国未被解决的形式问题。同时,他们强调物质感的创作并未脱离对生活现场的指涉。

当代中国艺术不再单纯强调东西方文化的分野或者两者之间的矛盾,甚至向西方学习的绝对必要性。

钟云舒在展览“那只敏捷的棕毛狐狸跃过那只懒狗”(北京Tabula Rasa Gallery,2020)中,将大量生活用品堆砌成一个奇异的场域,将艺术潜藏的能量、物品实用功能和日常语义之间真实而脆弱的衔接暴露出来,怂恿观众直面它们。

另一部分艺术家则干脆挑明互联网的高墙飘渺和虚空本质。2021年,储云创作了以蝴蝶标本组成的作品《蝴蝶》。在北京一个小型的私人展出中,他将在北京潮白河附近捕捉的蝴蝶与pornhub中的分类卷标关键词并置于同一展厅内,令观众无论从任何角度都无法同时看到这两个部分。欲望和死亡相互呼应,形成类似于互为因果的循环,消失又浮现。性和飞翔都是自由的象征,此刻,它们在作品中都显得饱受控制,有气无力。

照片从右下方取景,可见一张木桌上摆放了白色标本盒子,内有排列整齐的蝴蝶标本

《蝴蝶》在2023年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的展出现场。M+,香港,由王兵捐助博物馆购藏,2023年,© 储云,图片由艺术家及维他命艺术空间提供

贸易战和信息孤岛是形塑近年当代中国艺术发展的两个面向。从未被彻底殖民化的中国文化体,在交流相对封闭的阶段中,展示出深化思考西方文明与自身关系的接洽与矛盾的趋向。

如今,当代中国艺术不再单纯强调东西方文化的分野或者两者之间的矛盾,甚至向西方学习的绝对必要性。它转而在回溯历史脉络中寻找复杂性,在体悟物质的实体感中寻找非意识形态化的表述。或许,这条路径能通向未被政治力量压缩的空间。

页顶图片: 王拓的《东北四部曲》 (2018–2021) 于“希克奖2023”展出现场, 摄影:梁誉聪,图片由M+提供

  1. 1.

    2015年,国务院印发〈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文件,提出“互联网的创新成果与经济社会各领域深度融合,推动技术进步、效率提升和组织变革,提升实体经济创新力和生产力”的要求。https://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5-07/04/content_10002.htm

杨紫
杨紫
杨紫

杨紫是来自北京的独立策展人和研究学人。他于2012至2014年担任《艺术界LEAP》杂志编辑,于2015年加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任总编辑,并策划多场展览及公共项目。他于2018年任职UCCA策展人及公共项目总监,策展项目包括:“肉身:恐怖谷”、“密室”、“Pity Party”、“敢当:当代神石注疏”及“韶华”等群展,亦为多个艺术家策划个展。杨紫于2017年入围Hyundai Blue Prize年度艺术大奖,于2019年担任华宇青年奖评委,并在2020年获选为首届希克中国艺术研究资助计划研究学人

订阅最新消息!

  • 收取M+与西九文化区的最新情况
  • 探索M+杂志的最新影片及故事
  • 选择你希望收取的内容
  • 随时取消订阅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