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M+ no longer supports this web browser.

M+ 不再支持此網頁瀏覽器。

M+ 不再支持此网页浏览器。

2018年3月21日 / M+ Team

與楊嘉輝談「楊嘉輝的賑災專輯 世界巡迴演」

藝術家楊嘉輝站在鋼琴前,琴中外露的琴槌前放有書本、紙張及其他物料。他正檢查其中一本書的書背。

楊嘉輝正在佈置M+展亭中的作品《Carillon》

M+展亭的最新展覽「楊嘉輝的賑災專輯 世界巡迴演」,展題已揭示了藝術家的名字。然而,楊嘉輝到底是誰?「賑災專輯」是甚麼來的?為何展場恍如音樂廳?誰是Boomtown Gundane?以下,我們就這些問題與楊嘉輝並坐暢談,了解作品背後的藝術家。

自我介紹

楊嘉輝:我是楊嘉輝Samson Young。我會製作物件,有時亦會寫音樂。起初我是接受作曲家訓練的,但漸漸我就涉足其他領域了。最近我正在製作錄像、動畫、裝置、繪圖、表演作品,以及音樂,也做了很多3D打印雕像。

關於M+展亭目前的展覽

楊:展覽名為「楊嘉輝的賑災專輯 世界巡迴演」,當中包括五件作品。就創作媒體而言,這個展覽是頗多元的,但在概念上,所有作品皆與慈善單曲——即展題中的「賑災專輯」的意念相關。

房間設有深色牆壁和粉紅色地板,中間放有一件裝置,是一件陳列於玻璃櫥櫃內藍灰色雕塑。牆上亦有巨大照片,照片中的男人拿着麥克風。

楊嘉輝的《Palazzo Gundane (homage to the myth-maker who fell to earth)》,2017年, © Samson Young; M+,香港

聚焦於慈善單曲的原因和意義

楊:具體而言,我們探討的是這些慈善單曲盛行時期,即1980年代後期至1990年代初期。這時期適逢全球流行音樂產業興起,新自由主義堅實地成為最普遍的意識形態,也正值鄧小平、戴卓爾夫人、列根等人物冒起掌權,他們都是象徵新自由主義的頭目。

我想,這些人和事碰巧一起出現,頗堪玩味。慈善單曲成為一個切入點,讓我探視這個時代的象徵意義。回望過去,我們知道那時期的某些抱負未能達成,或者本身是有問題的。這裏也帶出一些思考,即我們如何重新評價這些未竟之志,或是走偏了的理想主義思想。慈善單曲是一個題材,讓我從中審視與疏理這些錯綜複雜的議題。

藝術家楊嘉輝坐在一件裝置上,正在閱讀展覽小冊子。裝置為一個舞台,由幾個紅、黃、藍色的三形角組成。

楊嘉輝坐在M+展亭的作品《Risers》上

關於Boomtown Gundane及其在展覽中的角色

楊:《Palazzo Gundane》這件作品是關於虛構人物楊嘉輝Michael Kar Fai Young,而他扮演的其實又是另一角色,即歌手及表演者Boomtown Gundane。這個角色的靈感源自一則故事:開普敦一群非洲音樂家創作了《Yes We Do》一曲,以回應《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我在網絡上看到此事後,就開始尋找這群音樂人,隨即卻發現他們根本不存在。這故事最初出現於某個諷刺新聞網站,繼而在網上廣泛流傳。

我想,這真是大好機會,讓我從這個處境開始,將故事盡情延伸。我把楊嘉輝Michael Kar Fai Young想像成虛構人物Boomtown Gundane;他作曲回應《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並在世界巡迴演出。《Palazzo Gundane》內所有物件均與這個角色及其創作的專輯相關,例如靜置於玻璃櫥櫃內的3D打印雕像,其實是其巡迴演主要圖像的3D版本。另外,我們亦為威尼斯展場的入口製作了演唱會海報,並且把它們帶回香港的展覽。今次,我們更重現整塊海報壁板的面貌,包括在展覽過程中累積的塗鴉,讓人以為他真的曾經帶着其專輯巡迴世界演出。

黃色的牆上,有幾張經撕開的海報放在黃色的畫框中。其中一個海報以英文寫着「楊嘉輝的賑災專輯」及「香港在威尼斯」,另外一張則以意大利文宣傳威尼斯雙年展。其他海報印上與展覽相關的圖案,包括小號、3D打印雕像、畢達哥拉斯的頭部,以及3D動畫人物。很多海報中都有塗鴉。

於香港展覽中重現「楊嘉輝的賑災專輯」在威尼斯的海報

展覽於威尼斯雙年展與香港的主要分別

楊:威尼斯的展覽題為「賑災專輯」,所以這次我們稱之為「賑災專輯 世界巡迴演」。展覽的概念和內容大致上是相同的,不過也有一些零星的改動。

例如,在我們帶回香港的三件作品中,《Lullaby》原是為一個特定場景構思的:威尼斯展場中一道通向運河的後門。所以,要把這件作品帶回香港,對我來說是一次智力練習。我須要思考在威尼斯展覽的場域特定語境之外,這些作品如何獨立存在?又例如多媒體作品《Palazzo Gundane》,我曾決定以後展出這件作品時,都會保持房間原來的形狀。因此在M+展亭的展覽中,我們建構房間的形狀跟威尼斯展覽中的完全一樣。

M+雜誌

另一個最大的差別是,由於我們在威尼斯的展場設於一棟民居大樓內,因此我把《Palazzo Gundane》想像成虛構人物Boomtown Gundane的家居空間,藉此加深我們對整個展場的感知。然而,在香港的版本中,我把整個空間想成一個音樂廳,以取代原來的家居空間。甫踏進去,你就恍如置身音樂廳的大堂,你遞過了門票,然後進去。穿梭展場,你推開另一扇門,突然就來到電影院裏,再推開另一扇門,又進入了錄音室。這樣給不同的空間建構特性,就是這次展覽的新特色。

Boomtown Gundane的背景故事也稍作改動了,我們把展場佈置成彷彿他曾巡迴世界演唱專輯一樣。這個人物是由我的老拍檔Michael Schiefel演出的,於是我採用了以前Michael和我合作時,他演出的花絮照。照片中可看到他曾在不同地方演唱,讓你以為這個人物真的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

裝置是一間昏暗的房間,配以暖色調燈光,裏面有沙發、燈具、桌子、地毯、兩部電視、一隻搖搖馬,還有一個掛着大衣的衣帽架。

楊嘉輝的《Palazzo Gundane (homage to the myth-maker who fell to earth)》,2017年, © Samson Young; M+,香港

為M+展亭地下的「M+原品」限定店設計商品

楊:我完全沒有為作品製作周邊商品的經驗,所以過程是非常有趣的。我從中學會了很多,亦很高興設計團隊同意,限定店會自然而然是音樂廳概念的延伸。限定店設計成Boomtown Gundane演出時的休息室,色系和設計也與整個展覽的視覺效果相融,我對此感到十分滿意。

我們製作的商品中,有一件是螢幕保護程式,對我來說這是格外趣怪的產品。很難想像有人使用我的作品作螢幕保護程式,尤其因為那是頗為古怪的錄像。我們用了《Palazzo Gundane》其中一段動畫來製作它,效果亦很好!

藝術家楊嘉輝坐在放滿書本及草圖的辦公桌前,手上拿着一個3D打印的牛仔頭部觀眾參觀展覽的提示
楊嘉輝:我非常鼓勵他們以充裕的時間參觀每件作品。當然藝術家總會這樣說,但我是認真的,因為每件作品都設計成非常舒服的空間,讓人在當中消磨時間。我指的是確實設有沙發可供閒坐,所以我非常鼓勵參觀者進去休息片刻。這不是那種你走進去,只顧看,看完就走的展覽。,正以顏色筆為它着色。

楊嘉輝在工作室中設計於展覽限定店內發售的商品

觀眾參觀展覽的提示

楊:我非常鼓勵他們以充裕的時間參觀每件作品。當然藝術家總會這樣說,但我是認真的,因為每件作品都設計成非常舒服的空間,讓人在當中消磨時間。我指的是確實設有沙發可供閒坐,所以我非常鼓勵參觀者進去休息片刻。這不是那種你走進去,只顧看,看完就走的展覽。

內容由網絡編輯Ellen Oredsson轉述。為確保行文清晰,以上訪談經過編輯。除另有標註外,所有圖片:M+,香港。此文章原於「M+ 故事」發佈。

M+會員

  • 攜同賓客獨家使用M+會館
  • 參與M+專屬參觀時段(標準門票指定展覽)
  • 優先預購並享會員折扣優惠
  • 使用專用通道優先入場參觀標準門票指定展覽
  • 免費入場參觀標準門票指定展覽及欣賞特定放映節目

……及更多禮遇

M+會籍禮遇於2022年11月更新

載入中